Life is a bitch,so learn to fuck it.

从很小的时候

我就意识到

自己的命运将会充满孤独

自己的终点也将会孤独一人

孤独是我终身的主题

我年纪较轻的时候一直尝试躲避这个命运

可是它一直对我紧追不舍

它充满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成了我的一部分

孤独似乎占的比例比我还大

有时候

我抬起双眼

除了淡淡的一层孤独的蓝色

我什么都看不见

身心疲劳于长期的孤独状态

无论是香烟,大麻,酒精,还是一群勉强围绕身边的人们

都无法助我脱离这种困境

艺术也不行

我只要认真画画就会发狂

我无法驾驭这种癫狂状态

所以我干脆很少画画

我觉得孤独是一件能成就我也可以

毁灭我

的东西。

蓝花上的橙蜜蜂。

city and cat.

怎么现代人的审美主流都这么庸俗

I spent the whole fucking day packing up stuff and ready to move out)(

Smile.)

今天看了吴道子的画(是很久以前就已经看过的了,只是今天下午不止为何去学院的资料室随意打开了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那些饱满的线条,中锋用笔,却不显得刻意,有些地方甚至跑了峰,但是非常自然透气,整体流畅)然后到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看了部有关吴道子的电影,叫《画圣》,本来以为是无趣的古装片,但是后来我被结局震撼了,这是个悲伤的结局,吴道子砍掉了自己的手,为的是不回皇宫,我觉得还有另一层意思,他砍下他右手的时候正是唐安洲恼恨自己没能长一只神手来画出嘉陵江三百的画作以名垂青史,下一秒吴道子就砍下了自己的手,拖着断臂一边喝酒一边离去,还往后喷了一口酒。他在唾弃唐安洲的野心和贪欲,这种境界,无处可寻了。

回头...

© Kpyton | Powered by LOFTER